网站首页新闻集锦高层声音领导思考深度调查 观点评论专题策划独家报道影视中心 财经纵横旅游视界网上商城

2016-06-29第003期

导读:——记重庆市石柱县六塘乡黄腊村小乡村教师 陈天英,她是这所学校唯一的女教师。今年,是她在这所学校工作的第35的一个年头,现担任一年级语数教学和班主任工作。陈老师的丈夫在学校旁边经营一家小商店,女儿在外工作,儿子参军。

35年扎根村小 坚守乡村教育

2016-06-29 16:37:22作者:唐伟、马学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城乡印记

重庆市石柱县六塘乡有一所鲜为人知的村小——黄腊村小。这所乡村小学没有运动场,也没有足球场,有的就是一块水泥地操场和两张乒乓球台。学校只有4位教师,3个班级,10几名学生。4名教师都是民师毕业且即将退休,都在这所乡村小学工作了10年以上。

陈天英是这所学校唯一的女教师。今年,是她在这所学校工作的第35的一个年头,现担任一年级语数教学和班主任工作。陈老师的丈夫在学校旁边经营一家小商店,女儿在外工作,儿子参军。

哒哒哒……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笔者刚来到学校,就看到陈老师在厨房里为孩子们准备午餐。不一会儿,香喷喷的午饭便做好了。

陈天英每天除了上课,还要给孩子们准备午饭。陈天英说:“我从1981年起一直在农村学校从事教学工作,到今年已有35年。1981到1985年,我在六塘乡石梁村小任教。1985到1991年,在六塘农中任教。从1991到现在,我一直在这所学校。”

怕学生辍学 工资垫学费

陈天英在六塘乡石梁村小教二年级时,班上有两兄弟家庭非常贫困。家庭中兄妹共5人,其父体弱多病,靠母亲一个劳动力维持生活。家里唯一的矛草屋破破烂烂,吃饭穿衣都成问题,孩子每一学期四五元钱的书学费都交不起,一期读完了还是交不上书学费,期期赊账。她作为班主任,不但不追账,还用自己每月仅有的24元工资替两个孩子交了书学费,一直交到他们小学毕业。

正和笔者聊天,陈老师的电话突然响起。这个电话让她十分欣喜,因为她的学生吴大平又来电话了。

陈老师告诉笔者,已为人母的吴大平现在浙江工作。说起吴大平,陈老师感慨万千。

吴大平是陈老师2000年教的毕业班学生,是当时班上的班长。她家庭特别困难,父亲半边偏瘫,孩子到了上学年龄而无钱上学。她为了让大平上学,出钱给她家买了三只长毛种兔,那时的兔崽就卖50元一只。由于她母亲没有文化,把兔子全给喂死了。

“她看到我们这个情况,就到家里来动员孩子入学。可我们拿啥子钱供孩子读书嘛,陈老师说只要在黄腊读书,每期的费用不用给,她帮忙垫起,等娃儿自己长大了挣钱后愿给再给。我当时一听,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吴大平母亲说。

怕耽误考试 背学生赴考

黄腊村毗邻南宾街道河坝村,是出了名的穷村,当地人主要靠种烤烟维持家用,2015年才硬化了连接河坝村的公路。该村大多年轻人都外出务工,这所村小的孩子几乎都是留守儿童。

在陈老师班上曾经有一名特殊的留守儿童。陈老师提起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个孩子的母亲死后,父亲怕惹其后妈不高兴,硬把7岁的女儿塞给了60多岁的爷爷、奶奶,对孩子不管不问,孩子常常哭……

陈老师了解情况后,立马到孩子的家里做工作。孩子由于身体残疾每天都要由爷爷或奶奶背着上学。陈老师见两位老人如此辛苦,下雨天就把这名学生接到自己家,和她同吃同住。

村小的孩子期末考试都要到离本校5公里外的中心校(六塘学校)参考。2010年前,这里交通不便,每班学生必须得班主任老师带着步行到中心校参加考试。这名学生半边偏瘫,期末考试路途遥远,为了不落下一个孩子,陈老师就背着她带着全班学生走到离学校五公里外的中心校参加考试,考试完后又背着她回校,一去一回10多公里路程,确实不易。截至2010年,陈老师背这个孩子足足背了4年。

堂屋作教室 窘境出人才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耳畔又传来熟悉的读书声。

不一会儿,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几个孩子背着书包,一两个却提着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件打湿的裤子。

我有些疑惑地问孩子们,但他们只是咯咯地笑。

孩子们打着伞,在教师门口等着陈老师。随后,陈老师顺着泥泞小路,送他们回家。一路上,陈老师时刻提醒孩子们看路。雨越下越大,山沟里的水开始变浑,渐渐上涨。

陈老师说,她最怕下雨天,以前一到下雨心里就紧张,山里容易滑坡和爆发洪水。村里的木桥好几次都被冲垮了,她最担心这些孩子。每逢暴雨,陈老师和丈夫就背着孩子们过河。后来,村里修了新桥,陈老师和丈夫的背也渐渐驼了……

1982年的洪水在每个石柱人心里都留下了深刻记忆。当时,洪水冲垮了石梁村小的土墙房屋,学生无处上课。学校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办法,找不到合适的教室。陈老师想,她家离学校较近,不如把自家堂屋作为教室,解学校燃眉之急。于是,她回到家里给父母做思想工作后,把学生领回自家堂屋上课。尽管环境恶劣,但教学成绩在全乡仍名列前茅。

35年来,陈老师一如既往地关爱着她的孩子们。她既是老师,又是“保姆”。她的学生中,有的考上了大学,有的走进社会谋求职业……

即将退休 心却不舍

陈老师忙完了学校的工作,才锁上门回家。她的家里,除了简单的家具,还挂着一些小孩的裤子,这就是孩子们上学打湿的裤子。看到这,笔者才明白刚刚为什么有的孩子提着打湿的裤子。

陈老师说:“原来的黄腊村是全乡人才最贫乏的村庄,学校上课晚,放学早,教学质量很不好。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就带着家人以校为家。因丈夫患病,公婆已70多岁,子女又小,没办法只好带着全家老小搬家到学校居住。黄腊小学的教师团结在全乡也是出了名的,师德师风也正。”

陈老师与孩子的故事不胜枚举。当问到退休后会做什么时,陈老师说:“我会永远在这里,做好奠基石,站好自己的岗,退休后若学校需要我,我还会继续为山区的孩子奉献余热。我最担心的是我们退休后,学校缺老师的问题。”

傍晚时分,笔者一行吃了晚饭,告别陈老师返回城里。临行,陈老师站在雨里不停地挥手。她的身影渐渐模糊,但她在笔者心中的分量却越来越重……

一位普通的乡村教师耗尽青春,只为心中那三尺讲台。35年,不知多少次迎春送冬,但在她眼里,孩子们就是种子,就是希望,她用朴实的行动去圆孩子们一个个绚烂的梦。

【采访手记】

多少人离开了大山,可她依旧坚守在那儿。她用工作中的点滴积淀对教师这份职业的深深挚爱;她用35年的时光圆了自己的教育梦。

 

(城乡印记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城乡印记》是一档关注新农村、新农人的故事的纪实栏目。虽然在脱贫致富的道路有坎坷、有曲折,但还是有越来越多人立志扎根在大山中挥洒汗水和智慧。我们欣喜的看到乡村变化翻天覆地,新农村建设日新月……这里将汇聚各样的故事,有的用以倾听,有的用以勉励,有的用以缅怀。让我们共同分享你故事里的点点滴滴,你记忆中的家乡情怀,你拼搏路上的成功与失败……

投稿邮箱:3038166080@qq.com
官方微信:城乡统筹
栏目合作:023-61520695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1019号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